对于大多数人尤其是投资者而言,企业对外公布的数据和信息是了解企业经营情况和进行投资决策的重要依据。怎样保证企业披露信息的可信度?恐怕离不开审计等行业独立客观的鉴证。但是,要做到独立客观,又是何其之难!这要求一个人或机构彻底摆脱个人偏见、私欲和利益关系的影响,无疑是很大的考验。
    在本期“苏氏漫谈”中,中欧会计学荣誉退休教授苏锡嘉阐释了审计等行业保持独立性的艰难和可贵。苏教授认为,独立性是权威性的保障,缺乏独立性的验证很难得到别人的信任。因此对一些行业如审计而言,保持独立性比拥有能力更重要(代理记账)。
    缺乏独立性,这些企业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著名学问人梁文道曾感慨:《纽约时报》的剧评食评对业界的影响之大,令其他城市中从事此类工作的同行叹为观止,羡慕不已。剧评人的一篇差评,可以让一出本来预备演足一年的音乐剧在几个星期后草草收场。而餐馆评论中的一个四星高评或无星差评,可以让这家餐馆或夜夜一座难求,或天天门可罗雀。手握如此生杀大权的评论人,是如何保持自己权威性的呢?
    曾经的《纽约时报》食评专栏撰稿人RuthReichl在离职后写了一本《大蒜与蓝宝石》(GarlicandSapphires),总算把这一行的秘辛公之于众。
    RuthReichl在《纽约时报》的任务说起来也简单:每星期给食评栏目写一篇餐馆测评。但为了写这篇食评,Ruth必须去这家餐厅试吃三次,每一次还必须乔装打扮,隐姓埋名。戴上假发头套,使用化名的信用卡,还要带上不同的“伴侣”(一个人去太显眼)。所有这一切,无非是要保证她吃到的确实是一般食客平时会吃到的菜。
    餐馆当然也知道这位大神的威力,于是把她的照片发给每一位侍应,叮嘱务必不能在无意中得罪她。
    一边是尽量瞒天过海,一边是努力识别取悦,食评人的压力可想而知。权势与压力并存,收入还不高,所以Ruth在纽约没干多久就辞职了。
    不难看出,《纽约时报》评论的权威性不仅来自食评人的鉴赏评判能力,更来自他们超然独立的立场。独立性是权威性的保障,这意味着掌握权力的人必须保证权力的施行不受私欲和个人偏见的影响。
    缺乏独立性,这些企业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缺乏独立性的验证很难得到别人的信任,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当年河北科技大学的韩春雨事件。2016年韩因其带领的团队在《自然-生物技术》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发明了一种新的基因编辑技术的论文而获得国际关注。但由于其他同行科学家无法重现其实验结果而对研究表示质疑,杂志社编辑也要求其公开实验数据。事件最后以韩春雨主动撤稿但不评论是否造假而收场。
    该事件对中国学术界的声誉无疑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如此悲剧性的结局固然很大程度上要归罪于韩春雨本人长时间拒绝回应的态度,但与学校当局迟迟不肯开展独立调查更有密切关系。国内的大学一旦发生疑似抄袭行为,习惯由学校自己组织调查。殊不知自己人调查,如果事涉权威人士,难免要为尊者讳,要照顾学校声誉,调查常常是结论先行,削足适履,说服力可想而知。
    如果学校的调查独立性比较差,影响的无非是声誉(当然声誉也是极其重要的)和研究人员的态度,而企业对外公布的数据如果缺乏独立的鉴证,影响的就可能是企业的存亡和投资者的安危。
    审计、验资、资产评估、财务顾问等就是提供鉴证服务的中介行业,其生存的基础就是独立性。所谓独立性,一般是指除了该委托鉴证事项外,委托方与受托方没有其他实质性利益关联。大家A股市场上市企业很多光怪陆离现象的背后,细究起来都与独立性受损不无关系。
    以注册会计师为例,他们对财务报表的背书会极大地增加市场投资者对报表数据的采信率,从而显著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可以说,是否有注册会计师的背书,企业财务数据的可信程度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注册会计师的审计,概括来讲就是做两件事:(1)看看报表有没有违背会计准则的问题;(2)一旦看到问题就站出来告诉报表使用者。前者取决于审计师的能力,后者取决于他们的意愿,大家一般称之为独立性。
    缺乏独立性,这些企业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显然,保持独立性远远比拥有能力更重要。如果审计师说报表没问题,投资者根本无法判断是报表真没有问题,还是审计师看到问题而不说。毕竟,他们有种种动机为客户掩盖问题。在客户面前坚持原则,毫不留情地揭露问题(亦即给予保留意见甚至反对意见)不仅可能会失去这个客户,更有可能阻吓潜在的客户。经济利益面前做一点妥协不仅在人情味甚重的华人社会是常态,即使在欧美国家也是屡见不鲜的。
    保持独立性的困难在于独立性是一种精神状态和价值取向,是否独立无法直接观察和证明。大家能够证明的通常只能是缺乏独立性的行为和关系。
    正因为如此,中介行业一定要努力避免出现有可能导致他人质疑其独立性的行为。从这个意义上说,形式上的独立(independenceinappearance)和实质上的独立(independenceinreality)对从业人员而言几乎同等重要。
    上世纪80年代我在澳大利亚学习审计,其间去事务所实习。踏足客户(一家世界知名化妆品企业)前,高层再三叮嘱:不得以低价购买客户产品,下班后不得与客户的员工在外餐聚或娱乐。清规戒律一条又一条,谨慎之态令人难忘。
    为保持审计师(其他中介也一样)的独立性,社会各界可谓是想尽了办法。最简单有效的一招就是不让你在做审计的同时承担其他有可能损害独立性的业务,如咨询。咨询的利润通常远高于审计,而且也无需承担法律责任。利用审计的机会发展咨询业务,然后为保住咨询业务,在审计时适当放水,在一段时间里就成了行业的一种普遍行为。
    安然事件前,五大会计师事务所的收入中来自咨询的部分都超过了审计,以至于当时行业里流行一句调侃:什么是审计?审计就是为取得咨询业务而不得不提供的一种服务。有趣的是,迄今为止的学术研究始终不能证明咨询服务会损害审计质量。
    缺乏独立性,这些企业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但墙倒众人推,安达信出事结业后,在舆论压力下,其他四大中的三大(普华永道、毕马威和安永)很快宣布剥离咨询业务。只有德勤扛了下来。这几年德勤的业务增长一枝独秀,不能不说当时顶住压力还是有远见的。
    一边要靠收客户审计费生存,一边又要对客户实话实说,审计师可以说是窘态毕露。如果这种利益关系不改变,保持严格的独立性只能是一种美好的愿望。
    于是不时有改变审计师-客户利益关系的方案(如通过保险企业雇用审计师)提出来让监管者考虑,但任何改变势必会触动很多人的利益,阻力之大让所有的方案只能一直停留在“画饼”的层次。
    人人都知独立好,独立以后多苦恼。审计如此,其他要倚重独立性的行业又何尝不是这样?
    要让独立性成为企业界经济交易审核验证的基本行为方式,我觉得最有效的办法是让大家充分看到缺乏独立性的代价。
    这个代价就是交易成本的上升和交易阻力的增大。人和人,企业和企业,如果缺乏彼此间的信任,在自我保护意识的驱动下一定会设置障碍、增加环节、提高要价。结果要么交易无法完成,要么交易的效率低下、成本上升。要取得别人信任,与其自己捶胸顿足、发誓赌咒,还不如让具有独立性的中介来架起信任的桥梁。独立性的妙用,区区一篇短文哪里说得尽啊!

文章转载于:https://www.toutiao.com/a7010653916983525927/?log_from=9e9b25638da13_1632462684140